您当前的位置 :崔寨信息门户网>文化>白石流韵——谈齐白石的“大众”艺术

白石流韵——谈齐白石的“大众”艺术

2019-11-08 08:02:56   人气:2059

1956年,当张定先生去法国为巴黎国际博览会设计中国馆时,他特别拜访了毕加索。他给毕加索带来了一件重要的礼物,那就是荣宝斋的水彩画套印齐白石画集。上世纪80年代,当李可染的儿子李耕被困在巴黎时,他发现了毕加索情人写的回忆录。回忆录中写道:“当时,他(毕加索)经常向来访的巴黎画家讲述齐白石的故事,说我们已经发展了近半个世纪的现代艺术,没有一个像齐白石那样纯洁。一个东方人站在我们面前!”后来,张大千在巴黎举办展览,并邀请毕加索参加。毕加索向张大千展示了齐白石的作品,他用毛笔复制了这些作品,并问道:“既然有齐白石这样的好画家,你为什么要来巴黎?”1959年,张定回忆起在意大利举办的一次中国画展:“观看齐白石作品的外国人,包括许多画家,被吸引并表达了他们对齐白石的爱,尽管他们中的许多人不理解这幅画的含义和内涵,甚至把秋荷当成了雨衣。”然而,他们感受到齐白石笔墨所蕴含的精神——一种浑厚、淳朴、纯真的形式美和自然美。

1922年,60岁的齐白石在陈师曾的介绍下,在日本东京的“中日联展”上成名。两英尺的风景以250元的银币出售,齐白石说他不敢在家里想。日本画展后,无数外国人来到北京购买齐白石的画。中国的投机者和附庸风雅的人也想买他的画。当时,可以说“洛阳纸贵”。齐白石,作为一个在湖南湘潭制作“小器皿”的雕塑家,首先在北京画坛成名,然后在中国乃至世界成名。这是没人预料到的。齐白石感慨道:“在我的一生中,我羞于杀人和传宗接代,大海认识老画家。”。

至少有三位来到中国的外国画家崇拜齐白石的画。一个是日本的徐莫·亚基洛(Xumo Yakichiro),另一个是法国的克罗多(Crodo),另一个是捷克斯洛伐克的沃杰特(Czechoslovakian Vojkhetir)。1927年,日本外交官石墨·亚基郎郑重向德国和美国使节推荐齐白石的画作,并称齐白石为“中国的塞尚”。也是在同一年,与齐白石一起在北京国家艺术学院任教的法国教师克罗多(Crodo)称赞齐白石是“最令人钦佩的画家”,并称他的作品“非常符合现代艺术潮流”,是典型的“中国艺术界的创造者”。捷克斯洛伐克画家兼收藏家沃杰尔泽蒂尔(Vojherzettir)视齐白石为“中国绘画史上里程碑式的天才艺术家”。受他的影响,捷克斯洛伐克仍然是除中国之外齐白石作品收藏最多的国家。

从20世纪20年代到30年代,齐白石在欧洲的名气日益增长。毫无疑问,齐白石是世界级的大师,学术界的普遍看法是:毕加索和马蒂斯在20世纪在西方,齐白石和黄洪斌在中国,双方都不逊色!傅雷,一位伟大的翻译家,1943年从法国留学归来,也是一位艺术史学家,他写了《世界美术二十讲》。他曾经说过,从他多年的绘画水平来看,20世纪的中国画家只是“黄奇”。当代艺术史学家陈传席补充说,黄洪斌代表着文人文化的高峰,齐白石代表着平民文化的高峰。李可染先生认为,如果任何一位中国画家能把黄洪斌的笔墨与齐白石的平面布局能力结合起来,他一定是一位大师。当然,他也在朝这个方向努力。

自宋元时期中国文人画繁荣以来,墨的审美特征在晚清金石学之后得到了进一步发展。尤其是在海派花鸟画领域,民间艺术和金石学对文人画的介入给中国画带来了新的面貌。齐白石早年是在晚清“求真”的科学氛围下进入绘画领域的,尽管他并不太关心这些。起初,他学会了北京人不喜欢的八达山人的“冷放松”风格。他说:“冷放松就像雪,飞燕一文不值。”1917年,当陈师曾在北京琉璃厂南植店看到齐白石宏伟的篆刻时,他被齐白石说服,成为齐白石的朋友。直到那时,他才把齐白石的吴昌硕的画交给他去研究和鼓励政治改革。齐白石受上海学派吴昌硕的影响,创作了自己的“红花墨叶”绘画风格,立即得到了许多人的认可,生意也逐渐好转。政治改革后,齐白石的绘画大众化、高雅化、笨拙化、技巧化,逐渐形成了自己的特色。同时,它们也符合“新文化运动”下中国画发展的现代要求。20世纪是一个“只有新的在寻找”的革命世纪。这种民主思潮要求艺术必须融入人民和群众。齐白石无疑满足了这个要求。因此,齐白石受到北平艺术学院“改革派”林风眠和徐悲鸿校长的高度赞扬,并被聘为“教授”几年。梅兰芳、胡适、老舍等一大批知识分子都喜欢他的艺术和诗歌,因为他们认为齐白石符合新时期“白话文”运动倡导的“朴素大众”的方法。胡适还亲自写了齐白石的年表。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主席更喜欢他的画,认为他的作品代表了“人民的艺术”,并对老知识分子的迂腐和僵化有着反抗精神。因此,建国后,他的作品成为“大众艺术”。1955年,根据中国政府的建议,世界和平理事会国际和平奖评审委员会决定在斯德哥尔摩会议上授予齐白石年度国际和平奖。该奖项无疑是齐白石一生的巅峰和荣耀。

让我们忽略这些历史感受和热门评论。单单从我们的感受来看,齐白石的线条是活的。他在金石学和书法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使用中国的毛笔和墨水工具来保证他最大的线条表现力。这些都是在描绘物体的背后完成的,因为他知道这是支撑他的照片的“钢铁骨架”,他必须很好地解决线条形状和空间。虽然他没有出国去了解西方现代艺术是什么,但印章也帮了他很多。“数白数黑”的线性划分和“开合”的简单构图给人一种全新的感觉。他也有意识地关注画面的边角构造,弱化了三维深度空间,强化了平面张力和一种不遵循规则的“纵横空气”的视觉冲击。印章中汉字生动抽象的本质反映了强烈的现代性,震惊了许多现代艺术家,所以东西方的外国人喜欢它是正常的。当然,他也运用了雕刻木匠的一些能力来雕刻印章:刀和刀的雕刻从不磨蹭,印章的精雕细琢既幼稚又优雅。他说,“世界上的东西既昂贵又令人愉快,更不用说高雅的东西了?”这就是古代法律的精神——“绘画就像使文字清晰,尤其是雕刻”。当他雕刻的时候,他根据人物的笔画来雕刻。在切割之前,他不需要在石头上画一个好的形状。从开启艺术新大门的角度来看,齐白石在形式语言上超越了吴昌硕。

齐白石采用了多种方法。他用艰苦的劳动吸收了各种现代家庭的领导人,最终形成了自己的风格。他说:“八棵青藤还远未诞生,老fou在衰退期也有天赋。我想九原成为一只流浪狗,在三扇门下奔跑。”他有两种学习传统的方法。一种是“记忆”,也就是说,记忆他以自己的方式看过的名画,以自己的风格画出来,把别人的东西消化成自己的表达。第二是“改变”。当他看到一个好的形状时,他会根据自己的情感把它变成自己的风格。他说:“画家画画,注意前人的伪书,开口就说宋元。他画的不是他看到的,他看起来的也不是真的。他怎么能生动呢?我为我们感到羞耻。”他认为任何大师的创作都源于他对自然的感受,任何绘画方法的获得都必须以他自己的感受为检验标准。这两种方法伴随着齐白石的一生,也造就了他的艺术。齐白石散落的手稿中还夹杂着许多画报剪下的照片。除了师父的画,还有各种动植物的图片,以及类似月卡的图片。他们大多数是鸟。他从不拒绝从任何事物中吸收参考来补充他的观察。他的作品包括徐渭的奔放风格、八大的简洁、石涛的纵横风格、金农的古拙、赵钱智的冷艳和吴昌硕的雄浑风格。晚清写意的成就被他吸收,形成了一种“以生活为导向”的儿童风格。他用古代风格化的笔墨表达了自己的人生感受和人生经历,并使人们尽可能多地接受它们。

山东美术馆展出的大部分绘画是齐白石在20世纪40年代和50年代的作品。风格高度成熟,艺术境界完美,笔墨线条华丽,书法浑厚自然,色彩古雅华丽。例如,写于1946年的《朴尚》这幅画是用纯墨水笔勾勒出来的。几片蒲叶用浓墨粗笔书写,而下部的酒杯用古拙的同一支圆形笔平静地书写。这种形状含蓄、充满活力,充满了年轻的兴趣。朴尚这个字是用精美的篆书字体写的,旁边的碑文“86岁的白石老人”是用他富有金石趣味的个性化行书写的。气的形状和流动将蒲叶顶部与密封下的玻璃和酒壶连接起来,形成不规则的图案。还有一张他的“虾群”照片,在这张照片中,虾似乎从构图的顶部游到底部。战斗是分散和分散的,但它们是分散和分散交替的。它不仅表达了自然界“不均匀”组合规律的秩序之美,也表达了虾须钳的生命力。笔墨的节奏和虾米的身体结构与老画家的气质相一致,可谓“天人合一”。他的附言也充满了意义。我用钢笔画了一条龙和一条蛇。题词是:“俗话说虾头看起来像龙,它可以是龙和白石”。言下之意是,老百姓说虾头看起来像龙的头,那我就把它画成龙,这真的把艺术氛围和纯真推到了笔墨表现的极致。

齐白石坚持从“天真善良”的角度看待世界,表达中国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对他人的“美好祝愿”。然而,他有时像个孩子一样明显喜欢和不喜欢。即使他表达愤怒,他的签名也是一句可爱的话,像“人们骂我,我也对别人发誓”。齐白石还画苍蝇、蚊子和老鼠,其他人认为它们很恶心,而齐白石在孩子的脑海中描绘它们,发现它们的美丽,甚至引起一些思考。

今天,我们仍然喜欢他的画,不仅因为他的画容易理解,他对生活的态度打动了人们,还因为他有一双发现美的眼睛,鼓励我们不断地从平凡的生活中寻找简单而伟大的东西——真诚,这在当代人中仍然缺乏。他反对人工艺术,他认为美必须是“真诚的”和“自然的”。他把自己微妙的生活经历和感受转化为艺术创作,他不画自己不知道或没见过的东西。他说:“这个世界充满了他胸中的水,删除一双临摹的手”,“如果形状不是真的,他怎么能生动呢?”艺术必须以生活为基础,而不是生活的肖像、观察,只靠模仿,如何打动自己和他人?从他那里,我们学到了一个真理:画家必须首先完成他表达生活的“能力”,才能达到艺术的“美妙”、“神圣”甚至“意境”。

近代以来山东画坛的传统渊源受到解放前上海画派、解放后京津画派和浙江画风的影响,是一种综合性的外来画风。齐白石作为连接海派和京津派的重要人物,对山东中国画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李苦禅、许麟庐、崔子范和其他人都是他的门徒,这种影响将来还会继续。今天,我们密切关注齐白石在山东美术馆展出的作品“珍藏大师”,这是为了让大家感受齐白石的语言风格和时代水墨特色,欣赏大师的魅力和风采,研究创新规律,启发大家独立发现身边的美好事物,深入体验,体会齐白石的“工匠艺术”为何如此受欢迎如此之久。

文芳辉,中国艺术学院博士

2019年1月写于布奇山博物馆

寻找记者、寻求报道、寻求帮助,各大应用市场下载齐鲁一店应用或搜索微信小程序一店智能站,全省600多名主流媒体记者正等着您在线报道!

上海时时乐 上海快三投注 北京十一选五投注

上一篇:「铅早报」美团市值仅次阿里腾讯;腾讯连续27个交易日回购股份
下一篇:午间星闻|忍无可忍!李现发文呼吁理智追星:侵私行为带来极大困

品诗词、猜字谜、拆福袋,公交车厢话中秋
品诗词、猜字谜、拆福袋,公交车厢话中秋

优选新闻

5招教你辨别壁纸质量,小白也不再被坑
5招教你辨别壁纸质量,小白也不再被坑

© Copyright 2018-2019 acobonsai.com 崔寨信息门户网 .All Right Reserved